群众办事不方便

2020-07-02 18:12

业内人士建议,在推动乡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同时,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在乡镇机构编制管理、干部任用、考核、装备配备等方面给予支持。

同时,权力下放需要“量体裁衣”,既要灵活设计放权模式,也要完善相关配套措施。进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试点镇,大多人手有限、人才缺乏,而一些上级下放的行政执法类业务,权限较宽、专业性强、种类多,对从业人员综合素质、装备配备等都提出了较高要求。

重庆江津区白沙镇是重庆人口第一大镇、经济强镇,全镇人口超过14万,其中城区8平方公里面积集聚8万多人,辖区拥有2个国家级深水良港,也是江津区中小企业基地。长期以来,白沙镇在人口规模、经济总量、城镇化水平等方面,已具备一个中等县的规模,但在管理权限上,还是传统乡镇职能配备,镇级政府在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提供上面临很大难题。

“镇级权限‘小马拉大车’,首先就表现在‘权力在上、责任在下’,权责矛盾。以安全生产监管为例,乡镇级政府没有执法权、处罚权,软办法不管用、硬办法不能用。一旦出现安全生产事故,按照属地管理原则,乡镇得承担很大责任。”白沙镇党委组织委员张辉说,镇里违章建筑、乱搭乱建一度成风,影响恶劣,镇政府虽能第一时间发现,却无权查处。区级规划部门有行政执法权,但人手不足,又不能及时发现制止。

同时,为有序承接区级下放权力,白沙镇采取大部门制方式,整合镇级原来零碎分散的机构,将15个行政事业机构整合为“三办七局”,由行政服务中心和综合执法局作为“前台”直接为群众办事,其他综合办事机构作为“后台”,承担业务指导、规划、监督职能。

由于权力下沉相对规范,镇级权力承接配置相对完善,白沙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实施两年多来较为平稳。截至目前,全镇已办理行政审批类事项超过1万件、行政执法类事项近4000件。罗荣说,区政府还要求区级部门“放权不撒手、放手不放任”,做好权力下沉协调指导、评估督查、人员培训等工作,确保权力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

面对行政管理体制与镇域经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的矛盾,2013年白沙镇被纳入全国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范围,在实施扩权强镇、建立权责统一的镇级政府职能体系,构建大部门制承接区级权力、完善便民高效行政服务体制,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构建统一协调的权力运行机制等方面重点突破,为经济发达镇行政体制改革探索经验。

据介绍,2013年以来江津区发改委、规划局等19个部门先后向白沙镇集中下放3大类85项权限。前不久,在白沙镇新开一家美容院的周世丽,在镇行政服务中心就领到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周世丽说,以前办这类证件,得江津、白沙来回几趟,至少3天才能领到证。如今镇里直接审批,1个多小时就能领到。

在江津区编办副主任罗荣看来,一些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乡镇行政审批、执法、管理服务等职能配置不全,也降低了行政效率,群众办事不方便。

白沙镇建制规模大,面对繁重的城镇建设、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等工作,镇级有限的行政权限,无法覆盖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

部分参与此项改革的人士认为,从目前已下放的权限看,镇级权力使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冷热不均”的问题,有的权限使用频率较高,有的用得并不充分。他们建议,行政权限下沉应进一步提高法制化、科学化水平,哪些权力应该放、哪些权力不该放,应由相关法律法规逐步明晰,由此进一步明确乡镇政府权力和服务清单。

重庆欣盛江白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施乐说,镇里建立综合执法局,环保、安全、消防检查等一次性实施,不像过去多头执法,重复检查,企业负担也减轻了不少。

“此外,如遇突发事件,镇里也有了执法权,可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处置。”白沙镇综合执法局局长肖国亮说,以前镇里发生群体性食物中毒事件,区里卫生执法人员赶到白沙,最快也要30分钟。如今镇里设立综合执法局,有卫生监督执法权力,不会再错过救援和采集证据的最佳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