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性变得太高

2020-08-21 00:10

再仔细寻找,佘护士长发现里面有张小纸片,上面有两个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应该就是那两个老人吧。”佘护士长当时就拨通这两个电话,把捡到钱包的事情跟对方说了。可谁知道对方一点都不相信,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后面再打过去就没人接听了。

我们常报道,很多骗子利用老年人辨识能力不强的特点,专骗他们,比如,花钱消灾、透露银行卡密码、高价神药之类的老套骗术。可如今,和这两位老人一样,有一些老人,警惕性变得太高,钱包不敢认领,正规商场的中奖电话不敢信……甚至,连24岁的姑娘都没有他们的警惕性高。

“从电话号码归属地来看,对方是四川邻水附近的人,这几个月时间,我们都打了10多次电话,一说到钱包的事,对方却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不相信我们说的,害怕遇上骗子,就把电话给挂了。”佘护士长很无奈地说道。

“这笔钱不多,可是毕竟老人挣钱不容易,存钱也不容易,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可能很重要。”佘护士长说,即便毛素珍和孟显志不是失主本人,但联系方式在钱包里,应该与失主有联系,希望有认识这两个人的读者,帮忙找一下他们,想办法联系上失主。

昨天,我们在医院看到这个没人来认领的钱包,黑色,一面是pu材质,一面是布的,压边的线有些破旧。佘护士长当着我们的面把钱包里的东西再整理了一下,里面除了两张50元面值的大钞外,其余全是一些零钱,最多的是5毛的零钱,有30多张,总共加起来有355.5元。钱包里的小纸片上写的两个人名是毛素珍和孟显志。

老人离开医院 一个钱包落在椅子上

佘护士长回忆说,今年8月5号,一男一女两位老人在眼科护士站对面的椅子等候眼睛手术的术后复查。两个老人大约60来岁,头发花白,坐着没有说话。

记者 唐国利

我们究竟是该为老人的警惕意识高兴,还是该为李女士上当感到悲哀?

因为只有两个老人坐在那里很显眼,又没有其他人,所以佘护士长就印象比较深刻。后来她忙了一阵,抬眼看椅子时,发现两个老人走了,椅子上却留下了一个钱包。佘护士长判断,因为没有其他人在,这个钱包只有可能是那两个老人丢的。

有谁认识他们?

摄影 石涛

打了十多个电话都不认

昨天下午,我们也按照纸片上的联系方式,给对方拨打过去。手机显示两个电话都是四川的电话号码,但多次拨打,一直无人接听。

护士长捡到了钱包联系失主,却被误以为是骗子,不愿意前来领取

老人不敢相信真实的“馅饼”,24岁姑娘却把自己六千多元拱手送人——情节似乎搞反了?

在病房,佘护士长当着我们的面将电话拨过去。“喂,我找毛素珍。”“你找毛素珍干什么?你们是不是又说钱包的事,你们是骗子吧……”接着,电话里传来一阵老年女性的骂声。

还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真正彼此信任,至少,不会时时不信任。

佘护士长当时就捡起钱包四处找人,可两位老人已经走了,医护人员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打开钱包,里面有厚厚一摞1毛、5毛、1元……50元的人民币,还有药盒、票据、针线、发夹等,但里面没有身份证等有效证件。

昨天,重庆某眼科病房的护士长佘兮很无奈地找到我们:有个钱包放在这里两个多月了,多次联系失主,都不愿意认领,对方认为我们是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