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见了

2020-08-11 12:24

8月19日傍晚6点左右,邹学泉带着孙子从菜地回家。“他先我一步跑上坡,一转眼就不见了。因为菜地离家很近,我没想到他会丢。”

和自闭症儿童相处时,既要避免提及他很反感的东西,又不能过多触及他喜欢的东西,李娟说,“如孩子特别喜欢棒棒糖,那么他很有可能只顾着棒棒糖就不理人了。”

当邹学泉回到家楼下时,正好撞上儿子夫妇,问明亮是否回家,两人说没见着人。这下邹学泉急了,“菜地附近有两个水坑,我很怕他去那里玩,掉下去溺水了。”

与此同时,同升街道治安巡房大队白田中队队长戴辉也叫上6名队员来了。听说明亮爱玩水,他们赶紧跑到圭塘河边,挽起裤脚,一步步沿着河边查看是否有小孩脚印。跟着赶来的邻居们则将手电筒凑在一起为他们聚光。

接到这个信息,聚在邹学泉家的亲戚、邻居们立刻自发分起工来。“小区有40栋住房,有的楼栋有2个单元,有的3个单元,亲友、邻居们按照每个人负责的楼栋和单元,打着手电筒挨个找,有的喉咙都喊嘶了。”

邹明亮即将年满6岁,因为有自闭症,从未上过普通的幼儿园,家人对其的照顾也格外精心。今年64岁的邹学泉住在长沙市雨花区白田安置小区,因为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拆迁安置后仍在家附近开辟了一块菜地。

其实与自闭症儿童沟通是有诀窍的。李娟表示,首先,要知道孩子的喜好,如陪他玩他喜欢的游戏和玩具,并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经常表扬他、鼓励他,通过这样的“等价交换”和孩子建立彼此的信任、让他对你产生好感,如此日积月累,他便会慢慢愿意和外界沟通交流了。其次,沟通须从简单的问题入手,和他们的交流不能太复杂,语言要尽量简单明了。

19日,长沙市邹爹爹6岁的孙子傍晚时在小区内走丢了,小区的百余邻居在听到邹爹爹的焦急呼喊声后,合力帮忙寻找,他们分工合作跑遍了小区40栋住房,有的甚至一步步沿着河边查看是否有小孩脚印。凌晨5点,孩子终于找到了。“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很好地诠释。

“因为他的自闭症,我们花了几十万,现在慢慢好起来了,他丢了我没法跟儿子、儿媳交待啊。”回到家楼下,邹学泉急了,“我在小区里不停地喊明亮的名字,没有回应。”

华声在线8月20日讯 邹明亮(化名)是一名快满6岁的自闭症儿童。8月19日傍晚,他不见了。爷爷邹学泉为了找他,在小区里不停地大声呼喊。接下来的一整夜,百余邻居帮着找了一夜。今天凌晨5点,邹学泉在家附近找到孙子时,还有邻居在圭塘河边沿河找寻。

很快,金桃派出所民警带着明亮妈妈谭杨回到所里调取监控。“监控里没有明亮走出小区的身影,孩子肯定在小区里面。”

没多久,邻居们听见邹学泉及其家人的呼喊,赶紧围了过来,有的报警,有的从家里拿出了手电筒,有的赶到小区门口的警务室找人播广播。

株洲同心圆儿童发展康复训练中心的李娟老师说,与自闭症儿童接触更要求我们的爱心和耐心。“应当在连续的接触中和他们建立信任关系和良好感情,不能像对待正常孩子一样给他太多规矩和苛责。”